您当前的位置:嘉诚小说网首页 > 神话小说推荐>正文阅读

――哎

发布时间 2019-08-14 04:02:20 点击: 6 作者:

伸手托起月光。

让思绪在山峦飞扬,

月行却是人相随,

――前言,深情凝望,幻化成记忆的诗章,聆听流水低吟浅唱,用月光编织梦想,"人攀明月不可得。修长的身影醉在月里水乡,"月亮,我心相随的月亮摇曳枝头,映在盈盈水面上。给大地铺上银光,唤一起了美妙的无限遐想序记得那是196一9年5月的一天,荡着涟漪,翻山越岭。插队落户的我背上。

爬上山梁顶;

举目望山。山峰重叠。远处的山径绕山逶盘旋,伸向云端,山径险处悬崖峭壁相伴。崖头下黑鸦鸦的谷底喧哗着一潭。

潺一潺流水;为大山郁玉黛绿,愈添了恬美的雅趣,山顶桑树扒里的我,爬上桑树拼命的在裆R叮夜睦约骸安隙允场瘛。

"轰轰隆隆,轰轰隆隆。"头顶响雷;下雨了,顺坡下山。头重脚轻。脚底不稳。一咕噜滚坡而下:艰难爬起,艰难前行,像落汤鸡一样回到蚕室,满怀高兴的倒出一大堆桑叶!"蚕宝宝有吃的了"我兴奋的说:武书记半夸。

"姑一娘一你哈巴拉,咋莫整回来的蚕花姑一娘一"可不是:这蚕花姑一娘一,一大背箩桑叶。白天夜晚不休息。不好当呀!累死人,一天挣十四分。晚上。

一手抓一个,

偷偷轻一吻我的面颊,

掏出口琴吹一曲,

清风吹我襟,

蚕儿竟悄悄爬上脸蛋。轻柔放回蚕拷,披衣倚门遥望,真有一种"夜中不能寝,起坐弹鸣琴,薄帷鉴明月。"的感觉,站在高高的坡坝,凝眸遥望;清风拂面;山顶那弯弯的月亮。洒下银色月光,拉长了我的。

温暖心房;

连一颗小小的流星都不是:

落在水面上;亮了山川绿林,想捧一掬月光,可抓不着,捞不上;清泉映月,如诗如画;人说女人是月,可我是月亮吗?广阔天地炼红心的历练才刚刚开始。在那空白的日记本写下了第一篇。

一代有志青年,

像雄鹰飞落山角下:

朝一一,6一9年5月一石屋的秘密弯弯曲曲的双柳河,深山峻岭安家,淌七十二道水。住在。

看不到边,

不歇气就开工,

歇火时身边的翠儿偎到我身边,

一年四季脚不干,河边石坎上的小石屋。那就是我们当年插队的地方,夏天耗包谷草;到了苞谷地。呼一呼喘气,爬几十里山路,头顶朝一一,已筋疲力尽;脚踩坡地,跟着身边的男劳力往前锄;一点都不敢马虎;如掉了晒口,就要字自葫芦。跟不上排行。锄包谷草,包谷叶划的胳膊火一辣辣疼。头顶。

汗湿衣衫。

――哎。

我不怕"我挺胸抬头,

最后冒出一句实话,

石屋秘密不需胡言。

悄声对我说:你知道吗?你们那石屋以前没人敢住""为啥,""是凶屋;我不给你说说了你害怕""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是无所畏惧的。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儿。死说活说翠儿就是不告诉我石屋的秘密;"看来舍不得馍馍,"队长说过。套不来实话;眉头一皱;等吃午饭:

石屋的那档儿事""害怕莫子,

计上心来,中午在坡上吃饭,行军壶的水没舍的喝,我将带来的玉米饼分给了翠儿一大半,来喝水,"吃饱喝足;姐对你可是没的说:拍拍翠儿肩头"妹儿。悄悄告诉姐,你也的对姐好!牛鬼蛇神;姐统统不怕"翠儿附耳悄然告诉了我石屋的秘密,原来来如此。我顿时一毛一骨悚然,心一紧,浑身起满了鸡皮。

你们没有听见石屋外;"翠儿的话在我耳边萦绕,半夜的哭声吗?令人困惑。不安原来石屋原本并非生产队仓库。住着一个打铁匠。铁匠人缘好!手!

五八年大跃进,

一日点燃炮捻;

是哑炮;

方圆几十里挺有名。一一夜间就倒了,可红红火火的铁匠铺。砸铁炼钢,炸石修田。铁匠晚上炼钢。白天去石崖点炮炸石,炮却未响;铁匠自告奋勇去排哑炮,刚到炮眼前,"轰隆隆,"哑炮响了。顿时青石铺天盖地砸了。

人死魂未眠,

可怜的铁匠!随石上天;腥红的鲜血飞一溅在山崖,碎一尸一随石落地,撒在了后坡的沟沟坎坎,一咕嘟一咕嘟染红青石,几个胆大的男人将铁匠的遗骸。一一团一团一紫红。目不惨睹的碎一尸一捡到一起,用白布包裹好!下葬了;队上的人神乎其神的传着;天天飘逸在石屋间。铁匠死后,有人在半夜三更听见?

站在石屋窗棂前,"呜――呜――呜――"哭得揪人心肺。天昏地暗。"煽起。随着哭声屋檐下的风车彷是被人"嗡――嗡――嗡。

石屋本来住着三位女知青,

十传百;搞得人人皆知。这事一传十,人们说石屋闹鬼,凶死的铁匠一一魂未散,华被一抽一调到公社专案组,月回家了,一个多月来我孤独的住在山堡的石屋。原本没有啥害怕的,今天听了翠儿绘声绘色对石屋里鬼魂的描述,心有余悸。我想回家;想离开。

心极害怕,

点燃了屋里所拥有的三盏煤油灯,

母亲在金石搞路线教育。父亲在茶场劳动改造;却无家可归,原来住的房子已被挪为他用,只有以队为家。家没有了。一年四季呆石屋。夜来临了;门后放几块石头。用两根大木棍顶一住屋门;枕头边放把砍一刀;和衣而睡,太疲劳了,"呼一呼――"睡意驱走恐惧;突然被面的一阵一一动惊醒,昏昏进入。

原来是几只小动物;在我被子上来回跑动,伸手一抓,一妈一呀!竟然抓住了一只老鼠的尾巴,狠狠摔在地上,猛然起身,老鼠顿时气绝身亡。"哗啦!嗵嗵RR――"石屋四处响声不断。"嗡――嗡。

"屋外的风车也被煽起,压根睡不着了,害怕也没用。披衣掌灯,一定要探个明白,屋里四处寻鬼,我打开木桌的一抽一屉。一只肥硕的大老鼠在磨牙,猛然又。

鼠血四溅,

摔死了一只又一只老鼠;

到风车边去探究竟?

一抽一屉夹一住老鼠尾巴,抓住尾巴,猛然提出。狠狠摔下:用砍一刀挥向鼠头;脑浆四溢,半夜三更?人鼠大战就此开始。逮住了一只又一只老鼠,没有一丝怕意。竟然手提木杠,冲出。

风车里也没啥,是只鸟儿做窝罢了,死老鼠一只一只堆在屋檐下:我是脚溅鼠血,浑然一个宰鼠匠的。

我快步跑到石坎下的河边,

手沾鼠一毛一。瞬间变成一个侩子手。妙龄少女。不可思议也。洗刷了身上的污垢,清凌凌的。

我看见了月牙边的自己,水面j着月牙;清澈的双眸,甜甜的笑意。乌黑的长发。十七岁的花季。就这样的开始,恐惧中我变的残忍。关一爱一中我变的。

石屋闹鬼的秘密,

是鼠多为患。

无奈中我变得坚强。风雨中我变的美丽;第二日清晨;我叫来老乡。指着那堆死老鼠告诉他们,鼠窜为鬼。6一9年8月二山林深处春去冬来,寒风将桐树枝上零落的残叶。

前面大青石上躺着一个赤溜溜一丝不挂的女人,

吹的肉一团一儿筛糠般颤一抖,

枯枝残叶随风飘落在山径上,我奔走在山间小路,"哎呀!惊讶地发现,"突然停住脚步,我不敢前进,卷曲着像个虾球。这人是疯子。还是叫人迷惑不解。是傻子。只有躲在远处窥视,凛凛寒风迎面吹来,卷起灰土残叶,用烟锅"咚,一位老者从肉一团一儿边。

"狠狠地敲茅草窝般的黑脑袋。

寒天冻地,

原来是个傻子,

"搞么子名堂;倦在冰冷的青石上,玩怪经"肉一团一展开吱哩哇啦乱叫。"日一妈一的丢人败兴,回家冲壳子去"烟锅落在瓜女人的一乳。

竟将他吓跑;

大一腿。"哇――。"傻女人嚎叫立地而起,冲这老男人而去,瞬间的尴尬;我与老者相遇;使老者低头匆匆离去,我蹑手蹑脚走到傻女人。

愣住了;女人的胴一体沾满污垢;坐在冰冷的青石上,隐隐可见傻女人一大一腿两侧有乌红的血迹,青石上溅着滴滴血点,傻女人是如此的狼狈不堪,女!

而在落后,

退化中;

我赶忙脱一下外套,

男人心中的月亮,却变成了啥样,女人的蜕变是如此的可怕。顿时失落感弥漫心头;越来越浓。体内嘉诚小说网着一股燥一热不安,令人无地自容,烧的脸蛋儿通红;飞快跑到傻女人跟前。将外套披在她赤溜溜的身上。"嘿嘿,嘿嘿"傻女人笑个不停,还知!

仍在眼前晃动。

一阵迷茫,

离开了傻女人。一路上那斑斑乌血;嘿嘿傻笑,一阵寒风,晃动站在大山深处的山径小路,一阵无奈面朝蓝天,背朝山梁。山区的贫穷。

又能如何改变呢迷茫,

愚昧无知。使我看到了退化看见了我一个小小的女子,如此的懦弱,如此的无能。充满迷茫。充满无奈的我站在这高山坡岭上大声疾呼。"大山啊!何时才能翻越这贫穷。落后的脊梁,"呼声在山岭腾起,突然我听见坡下有人在回音"坡上有人吗?"是西安口音。千里遇老乡。一丝喜悦融入。

飞快跑下坡,

看见山坡小坪坝站着一位戴眼镜的男青年。是西安老乡吗?""噢!我大学毕业。""是呀!到山里驻队劳动"哎。老乡遇老乡;两眼泪汪汪;彷是"千里遇故知"一阵。

我俩来到知青小屋。

饺子包的特大,

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和同伴们一块热情款待了老乡,是用荞麦面包的白菜鸡蛋饺子,饺子皮又黑又厚。像小。

没油少味。

可大家却吃的津津有味。馋人呀!像过节一样,真高兴!几个知青和眼镜男,聊的挺开心,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闲谈间眼镜男悄悄告。

眼镜男告诉我他在写一份灰色蓝皮书灰色蓝皮书就是写来之民间大众不好的消息!

写了五条。

民以食为天。

叫我绝对保密,一个惊人的秘密,原来是这回事。我明白了;是报忧不报喜;反其道而行之。眼镜男神秘地说:可深山里的山民。

山里有一家人,

可眼镜男却严肃的说:

举一事例,目不惨睹一个很悲惨的现象!衣不裹身,五口人;大冬天赤溜溜的孩子只有钻在黑油渣般的被窝里,只有一条没露肉的裤子出门穿,人类繁衍退化,近亲婚姻,看看每个生产队都有一两个傻瓜;封建迷信严重,写的不错;医疗落后"哇,"我兴奋的说:"这是写社会的一一。

记住了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你挺聪慧,

搞不好会打成反革命!害怕得很,千万不要叫别人知道:也许以后我们不会见面了,一阵不安;一阵高兴!是忧是喜,全然不知,我送走了眼镜男,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夜静了,应该争取去上学,罗帐起飘r,"秋风入。

寄情千里光,

望着夜幕下的连连山峦。

仰头看明月。"冷清的夜空。挂着弯弯的月牙,心儿飞出了大山,也许心儿飞过大山的脊梁,在寻觅那灯火辉煌的地方,向往着生我养我的地方;亲人朋友同学。你们现在。

我渴望朋友的书信;

婀娜多姿的影子在月影中荡漾,

没有广播,

我渴望,母亲的棉袄。我渴望儿时的欢乐,我悄悄走出石屋,仰望温柔的月亮,知识的雨露将我滋润成长。淡淡的月光撒在身上,欲用双臂拥抱月光;将它一揉一入我的心房;踩着月光去寻觅心中的渴望。心一爱一的人儿你在何方,山沟里的消息特闭塞。70年1月三飞翔的纸鹤转眼插队已快两。

朋友的亲一昵,

是靠书信的传递沟通,得知外界消息。邮递员来了,大伙一拥而上,"家书抵万金",人人都有收获,母亲的。

一阵感动。一阵喜悦,望着插友们读信。赏衣的愉悦,我总是悄然地躲于后面,一种苦闷的情绪油然而生。换来的是伤感,情不。

我不知也;

文革初期父母亲欲逃命躲武斗离开了我们;

有饭吃,

弱不经风,

泪水蒙眼,黯然而下:亲人在何处,家在何方,一咕噜一咕噜的泪水滴在青石上,家的感觉,在心头是那样的渺茫。家被封了。妹妹十四岁,为了有地方住,帮别人编竹席,是那样的单薄,一天到晚手脚。

我睡在过厅的木凳上;弟弟睡在好心人家的厨房!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插队的日子里。是没家可回的,一次随着插友们一块进县城,飨赣辏铰纺嗯唤拍喟鸵唤潘邮本谷宦淙胨校率悖枘亚靶小5搅讼爻牵逵衙腔丶伊耍疑盗搜郏衤涮兰σ谎舸舻恼驹诖笫沧纸挚冢肷碛倘缋渌眯陌惚梗俾浣滞返男木常藜铱晒榈母惺堋娜绲对我欲问。

瓢泼而下:

我竟然疯狂了,

家在何方。父亲母亲在何方,又怎么样呢?哗哗啦啦!天不作答,一阵大雨,欲哭无泪。欲喊无音。此时此刻惆怅迷惘;思念父母。一操一心弟妹,他们又在何方。想起邻居一位和蔼可亲的女医生。忽觉一阵灰沉沉的感觉袭我而来,割腕自一杀倒在血泊中的惨景。竟有一丝不祥之兆袭心而来。顺颊而下的雨水;仿佛变成?

和起双手,

漫无目的在石板小路奔跑。心灵深处发出阵阵呼喊,"父亲母亲,弟弟妹妹,您们可安好!"对着一片片一一云,保佑父母。向老天。

保佑家人;平安无事,度过难关"千玉,千玉――"插友秀见我可怜!从家里跑出,四处寻我,携我去了她家。以后我就很少和插友们一块进城。过节总是一人呆在知。

总是那样的难熬。

婆婆洒洒,

"人逢佳节倍思亲"插队第二年过春节,我独自一人在知青点度过,白天走乡串友。寂静的夜晚,披衣而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给亲人;给朋友。一封又。

我告诉父母,放心吧!柔一弱的女子;自己已不是一个无知;一跑而过,过独木桥不会颤颤一抖抖,是稳步过桥,挣了许许多多的工分,成了一天挣7分的劳力。一封又一封的。

寄于何方;

一阵清风拂起纸鹤,

望着窗外皎洁的月光。

月光透过窗棂,

叠成纸鹤,写上姓名。不知详细地址;只知方位,用针线串起,挂在窗前,鹤影映在月下:穿越夜光,展翅飞翔,斑斑驳驳洒在我的身上。双手拎起写着千言万语的纸鹤,心中唱着一。

飞越山川湖泊;

我的感觉,

送到了亲人朋友的手中。

"南飞的大雁,请你快快飞,捎封信儿"朦胧中一只又一只纸鹤变成了大雁,将我的心愿,我的祝福;"摇啊摇。我唱起了儿时的歌,摇到外婆桥,外婆为我蒸。

你一口,我一口,亲一亲一热一热好蜜甜!"摇啊摇,快乐的回忆。幻想着窗前的纸鹤。伴我渡过了一个又一个寂寞的节日夜晚。飞越山梁。送去衷心祝愿;送去埋藏在心底的语言"家书抵万金"啊!悲伤中,珍惜你的关一!

看见了快乐的绿蔓。

更解朋友的情怀,无奈中,寂寞中;母亲微笑的容颜,伴我度过一个又一个无助的夜晚。70年3月四挂在山崖的蓝月亮'喔喔――。喔――;'雄鸡的啼鸣声,唤醒了沉睡的山脉。平静的山寨开始了一天的喧闹;"上坡苫。焙艋缴谏焦档雌穑嗖欢希匠鋈搅降淖谌耍头,姹陈ㄅ郎浇担掀赂苫睿绯鐾砉椋娉仆粒吵煨燎诶妥鳎娲碌牡陡鹬郑婆@纠纾蟪』恿希就八す茸印虽然累得人腰酸背痛。可苦中寻乐的知。

"数步行走。

然而激一情,

热情不减,激一情燃一烧。我看见了秀赤脚下田;扶犁吆喝牛;于是就和明月一块挑粪上坡,开始摇摇晃晃,后来越挑越沉,大汗淋一漓,湿一透衣衫,一天下来,脚疼肩肿。脚踏实地的将,脱胎换骨干革命。"广阔天地炼红心,"的誓言融入了自己的行动中,能改变山区的一穷二白吗?能将自己改造成日挣10分的壮劳力。但改变不了。

想争取一次上学的机会;

反会被穷困;落后吞噬,收工了。望着一瘸一拐的明月,又想起眼镜男说的话,"你们这伙十七八岁的知青,应该去学习"于是我写申请,跑教育局。一次又。

跑家串呼,

几乎失明。

总是政审不过关,失败而归。无奈中透着不甘心。没有办法一毛一遂自荐当起了队里的赤脚医生,通过总后医疗队的培训。半农半医;记一穴一位学针灸。找血管学注射。学用中草药治病,这段时间我上山下沟。认草采药,送药看病,一次看见一位大一娘一双眼眼一毛一倒睫红肿泪流不断,立马跑公社。

在知青小屋为大一娘一做睫一毛一矫正术,

站在小屋的院坝给孩童们分发,

请来了程医生,为了预防寄生虫病,买来五颜六色的宝塔糖。跑十几里山路,为腰腿疼的大叔扎针拔火罐;当我微笑着吻吻红通通挂满鼻涕的小一脸,当我轻轻的为大一娘一抹掉泪水,一瞬间心田里派生出丝丝甘甜,那时候我们这伙知青就是。

插友明月高烧不退,

像挂在松枝上的露珠儿。如白纸一样单纯,如白雪一样善良,是圣洁的花一蕾,是山崖下的一抹月光,温柔的月光洒在山崖石道:荷塘飘逸着清香。幽静的夜晚。我奔跑在山径小路上;需消。

荷塘里的蛙叫;

去公社卫生所取药。

为壮胆。

心急如焚,山崖上的兽吼,让人一毛一发耸立,心惊肉颤。"不能怕。不能怕――"自言自语。一路。

不觉累。

来回十几里路,当我手拿药瓶,气喘呼一呼将迈入小屋门的瞬间,月光洞穿了我的心田,抛去一切查杂念,仰望蓝天,看见月亮穿梭在云雾间;微风拂面,挂在山崖的月亮。漫步云海,光洒人间,汗水。

天上蓝蓝的月亮。

脚踩月光;人影儿还是那样修长?柔柔的月光抚一慰着我的心房,是我一生的向往。挂在山崖的蓝月亮;给山川大地铺上柔光,给女人无限的遐想,赋予的是。

最新更新

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