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嘉诚小说网首页 > 科技小说>正文阅读

骗婚的陈淑玲

发布时间 2019-08-14 03:11:10 点击: 5 作者:

那天晚上几乎全村人都手拿电筒或者火把。

满村的寻找陈淑玲。从山上远远看去。这情景;像极了平行移动的孔明灯,陈淑玲摸黑潜行到村口,她心中一紧,发现村口被两个大汉守住;差点暴露自己。她又摸黑往回走,走到一条小。

名字后面加了两个字"贱人",

躲在了田地里的玉米杆子堆后。可她并不觉得这很安全,于是将玉米杆子故意弄得很凌乱,在杆子堆里腾出个小空间,自己的小身板就钻了进去。耳边会听到村名们在喊她的名字;声音越来。

直到消失,心中就会紧张到极点,每当有灯光和脚步声出现;寒冷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无法想象自己被他们抓回去会是怎样的结局。她用手遮住手臂上破碎的衣服。又有脚步声响起,嚓~嚓~嚓有。

寒冷就是从那个破碎的地方侵入她的身体的,

她极力屏住呼吸,

她隐隐看到这双脚上穿着一双灰黄色的布鞋,

鞋边沾满了粘稠的泥巴。

有力度的踩着田地里的杂草,脚步声慢慢的向着她靠近。就像被一群饿狼盯住。时刻面临着被蚕食的危险。手中电筒的灯光垂下射向地面。射在那人的脚上,那人停在玉米杆堆前,陈淑玲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停在眼前的双脚。透过玉米杆子的缝隙,鞋上能看到一些已经凝固的稀泥,泥巴上还能看到些许。

黑色的裤脚恰到好处的贴在脚踝处!右鞋的侧面有一条口子。再仔细看去,能从口子里看到脚,大冬天里没有穿袜子的脚。陈淑玲知道是罗成。虽然在几个小时之前她们刚刚举行过。

成为了夫妻。

虽然看起来罗成有些傻,

但她明白,

这属于骗婚。

但也没敢出声;但她不相信罗成会放过她。他不是真的傻,自己偷了他们家的前就跑,"玲玲,"罗成憨厚的声音轻轻的叫出她的。

那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

肯定也伤害到了罗成,既然被发现了,双手推开玉米杆子;一副悉听尊便的态度,冷冷的说:站在罗成面前,"我没啥好说的!"罗成从裤腰里翻出一个红色的布袋,你看着!

里面似乎装了什么东西?

"这是啥,

他不等陈淑玲反应,

一把将手中的鼓鼓的红布袋塞进陈淑玲手中,

"陈淑玲也没顾那么多!

黑夜里,借着射向地面的电筒的余光,罗成往她身前一伸,陈淑玲看见这个布袋鼓鼓的。"玲玲,这个你拿着,"陈淑玲愣了愣,你要干啥,""俺,听到远处有人叫自己;"罗成正要说话。转身之际说道:"你快躲进去,猫着身子又钻进了玉米杆子堆里去。找没找着啊!"小骡子;""没,""那。

"罗成厚厚的嘴唇蠕动了几下:

老子非找到她不可,敢在俺们村做这种事情。"顿了顿,那人叹了口气!不要脸。你说你也太大意了,刚认识几天就和人家结婚,你这人就是太老实。是个人都能欺负你,最终没有开口。

她忙用手去挡;

那人走后,陈淑玲从玉米杆子堆里钻了出来,她手里拽着鼓鼓的红布袋,沉默的站在罗成的身后。嘿嘿朝着她笑,罗成转过来。用电筒凝聚的强光照在陈淑玲的脸上,同时用力的闭上眼睛,脑袋微微偏过去。躲着强光,罗成意识到这个问题,忙收起笑容和手里的。

又凝聚在了他的双沾满泥巴和杂草的鞋上;

陈淑玲觉得罗成并不会伤害自己。

电筒的光。里面是一双没有穿袜子的脚,"经过刚才的事,"你怎么一点都不恨我?语气有些缓和,"你是俺。

凝聚的光随着他摸脑袋的动作,

用俺家的钱有啥不行的,

俺为啥要恨你!"他傻傻的笑了笑,露出不是很白的牙齿;用拿着手电筒的手,摸了摸脑袋,在空中摇摆了几下:"但我偷了你们家的钱,""这咋能算偷。你是俺媳妇;""这里面是钱吗?"她将手伸到。

摊开手掌,

"虽然天黑看不见他的脸。

在沟子村外的河边遇到了罗成,

他们到处找你,可不能让他们找到你,不然你会受苦的,这些你拿去用,但陈淑玲能感觉到罗成此刻的严肃;心中莫名的一股暖流淌过,和这个头脑不是很灵活的人相识不到几天便。

当时的她正从另一个村逃到沟子村,当时他正在捡河边的鹅卵石。看见陈淑玲摔倒。踩着它们,跑向倒在地上的陈淑玲;丢下怀里那些漂亮的鹅卵石;"你咋了,是不是饿了,当时她心想。"罗成那大黑脸带着关心的神态问她,这人怕是个傻子吧!看。

咋肿那么大!

白了他一眼,

但脸上仍然保持微笑,

老娘脚都崴肿了,接着罗大成猛地一拍大腿,"哎哟!"这下陈淑玲已经可以确定这人是个傻子,都赶上我胳膊了,"大哥。你能帮帮我吗?我在被人追,他们要把我抓回去打,"听了这话,罗成横眉竖眼,他已然看到远处有几个人影在往这边跑来。让她坐在大石头上休息会儿,说完就带着满腔愤怒迎向那些人。他将陈淑玲扶起来,"原来是小骡子,你别多管。

这二狗他也是熟悉。

人们叫他光头狗。

是个婊子,这个贱人是个骗子小偷,是三棒子村的二狗,他有时会跑去三棒子村送东西。"罗成一看,嚣张的很,横行跋扈。罗成早就看不惯他,弯下他那虎背熊腰,他也没。

捡起脚下的一个鹅卵石。手臂一抬,他想看看那些家伙是否会惧怕自己。蓄了一会儿力。在他抬起手臂的时候。那些人里有那么几个小年轻躁动了几下!但随着二狗也同样弯腰捡起鹅卵石后,几个小年轻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不再畏惧身材魁梧的。

不一会儿。

鹅卵石在空中来回跳跃,罗成头上便有几个大包,他已记不得自己被石头砸中了多少次了,最后他怒吼一声,浑身上下都感觉。

声音之大,

久久徘徊在河边的树林中,继而他冲向前去。二狗那群人见罗成像头发了怒了雄狮,他救了陈淑玲;当天他就将她领到了自己家中,手中仅有的石头朝他丢去,父母听闻后。喜出。

父亲更是激动的喝道?

"陈淑玲感受到他们的热情,

从小到大从未有过的喜悦。

尊严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尊重。

"老婆子愣着干啥,赶紧做些好吃的!被捧在手里的喜悦,一直都是在被骗和骗人以及伤和忧之间转换情绪,在那时她体会到了温暖,她甚至想过就这样跟着罗成,但她不行,她明白自己的情况,在这个重男轻女的时代,没有生育相当于直接将一个的女人命运扼杀,哪怕这个女人再漂亮也无济。

主动跟罗成示好!

俺家儿子要娶媳妇了,

改变不了终将被冷落和欺侮的结局,骗还是不骗?在抉择的时候;陈淑玲考虑了好几天!最终她决定骗婚,主动要求罗成娶自己过门!其父母开心坏了,母亲更是不顾黑夜的到来?打着电筒去村里,挨家挨户的报喜,全村人都知道了这个。

之后拿着这些东西,

一夜之间,但在结婚那晚,陈淑玲趁着醉酒熟睡的罗成。将他家里搜刮了个干净,压在床单下的布巾,布巾里是一沓厚厚的钞票,"可是:村口有人守着,翻窗逃。

我是走不了了,

"她蹙着秀媚,双眼盯着地上手电筒凝聚的强光。忧心忡忡的说:"你跟俺来。俺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出村子,俺以前走过那条路,"罗成伸出大手拉住陈淑玲纤细的手腕。也不等她同意,走了。

就拉着她走,

我是个骗子。

别让他们找到这里;

他握住她的手,

陈淑玲停下来,你为什么会这么对我?"为什么?"她的声音有些抽泣;嘤嘤的声音,"这都啥呀!在夜风里被埋葬。俺和你都拜过堂了,谁对你好!俺不对你好!"陈淑玲像个木偶一样被罗成一路牵着来到他说的小路,他将手电筒塞进她双。

并没有拿开,

"就是这里了;

但罗成感觉到了有水落在自己的手背上。

他那张黑脸显得有些病态的苍白。

你走吧!"黑夜太黑。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可能要下雨了。"他松开手,你赶紧走吧!退后一步。她看了一眼黑暗中的他,打开电筒,电筒的光从罗成的头顶射过。在强烈的余光下:但他依然是对她保持着憨憨的微笑,这个。

村民们找了一宿。

她记在了心里;这个人。她踏上小路;他也记在了心里。走了一小段,回过神来。发现他还站在黑暗中看着她。她用电筒的光去照射他的身边。她流着泪问他,她看到他匆忙的摸了下眼角,"你真的舍得我走吗?""俺舍不得。"他坚定的语气像是在给她下诸葛令一般,但你必须走,并没有找到陈。

有人说她跑掉了,有人说她摔死了。有人说她可能躲在村里的某个角落不敢出来。老毛病哮喘也发作了,罗成的母亲被气的卧病在床,家里的钱全部被陈淑玲拿去;没办法,他和父亲到处问村民借钱;罗成身上仅剩下的属于自己的钱也给了她,好在沟子村的人都很团结。很快便凑来钱替罗成母亲看病买药,一年后有个穿着体面的中年人路过沟子村的河。

一年前在这里救了陈淑玲,

盯着自己的双脚。

遇到了罗成,这一年里,他经常来这个河边。他此刻坐在她曾经坐过的石头上,双脚下面是满满的漂亮的鹅。

几乎将他的双脚掩埋,那人见他身材魁梧,"想挣钱不,就问他,自然是个好东西!没人不喜欢钱,因为没。

嘴里说:

"俺要跟家里人商量下",

在镇上做搬运工期间,

就没有吃的和穿的,一边点头,罗成一边傻呵呵的笑,当天下午回去跟父母说明情况;虽然是做苦力。父母同意他去镇上给人打工,但总好过在家里务农的好!同事们常拿她开玩笑,说他脑子不好使!他并未去理会他们;是个闷。

他见到了陈淑玲。

只是一个劲儿的搬东西,因为搬得多。挣的钱就多,偶然的一次,她和罗成的老板在一起,他搂着她的腰,她在他怀里像个羞涩的黄花闺女。也就是那个问自己"想挣钱不"的人,还用小手去捶他的肩膀;罗成有些天旋地转,袋子接触地面后在一阵尘埃中发出沉闷的响声;他肩上的袋子滑落到了地上;"怎么回事?"老板听到声音转过身,你还想不想干了。对罗成:

罗成盯着低下头的陈淑玲,

她是认得他的,

她是我女人。

"罗成大声道:

他心里知道:老板走过来甩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你有什么资格看?"我怎么不能看了?她是俺明媒正娶的媳妇儿,"罗成的拳头慢慢握紧;老板继续说:"像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只能是个下。

一只手因愤怒至极而颤抖的指着罗成,

也不沙炮鸟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罗成愤怒的大吼一声,抡起拳头,朝着老板的脸上招呼过去。老板满脸鲜血的往后退,他一只手捂着鼻子,打一拳十块钱;"给我打;"十块钱;对于当时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诱惑了。他们这些搬运工一个月也就千把块钱,只稍微犹豫了几。

打了老板;

搬运工们便在眼神的交换中有了抉择,

几乎脸都被打的变形,

他不敢回去,

怕父母担心。

当天是自然拿不到钱的。而且还被打了一顿;一边高一边低。一块红一块紫,罗成手里拖着单薄的外套,走在傍晚的路灯下:怕父母数落。

他让村长给自己父母捎个话;

整个村。他找到一个商店;说这几天加班,叫他们不用担心,就不回去了,蚕食着罗成的信念,迷茫和痛心钻进心脏。今夜不知去何处,落寞的身影走在路上,他抱着头;穿过一个又一个的路灯,蹲在了一个路:

陈淑玲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另一个路灯下:

有些不知所措。

她看着那些从他嘴里吐出来的烟雾。在灯光下渐渐稀薄起来。罗成注意到了她,他站起身;没有朝她走过去,但她朝他走了。

她明显很好!

"他知道这话问的有些多余,

"她淡淡的说:

"老样子。

还好吗?"他愣了愣,"没啥事,""你呢?空气的温度似乎在急剧的下降?陈淑玲打了个激灵,缩了缩脖子,陈淑玲盯着胸前的外套,罗成忙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

这是她第二次看见他流泪,

但当她看到他眼中的泪光时,

灰色的,单薄的,但此刻却带给她一种异常温暖的感觉,"我以为你会忘了我,"她不敢抬头去看他,"咋会呢?""你忘了我好吗?"她依然低着头。罗成愣在那里。轻轻的说:久久不说话。她抬起头去看他,借着微弱的光,她看到他双眼里有泪光在。

这疼痛像是贪食的魔鬼;

一直在吞噬着她的心脏,

她每天疼痛一点,

心脏一阵紧绷,随之而来的是久久的疼痛。一点点的啃食着,一点点的疼痛着。让她没想到的是:它每天啃食一点,这种疼痛,在以后很长一段岁月里都不曾停下来,她问过自己;罗成在自己心里算什么?

她才明白,

只因她是一个追求物质的女人!

他一直都在自己心里占据着最重要的地位,

因为她穷怕了,

罗成给不了,

起初找不到答案,直到罗成为了她疯不顾身时。她不想过那种让人欺侮的日子,不想过那种想买却买不起的日子。这些东西。曾经她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金钱和物质才能让自己具有安。

曾经所认为的安全感不过是一种物质的欲望,

她彻底明白,而真正的安全感是来自于罗成,别这样,今天我不舒服;"老板,"陈淑玲别过脸去。不想做,老板嘴角轻启。从他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冷的嗤鼻之声,从皮夹里拿出几张钞票;"啪"的:

但以前这么做,

是为了让老板给出更多的钱?

抓起桌上的钱就往自己兜里揣。

冰冷的,

让她畏惧且厌恶,

陈淑玲对这声音太熟悉了,将手里的钞票按在了桌子上,以前这样做过很多次,只有自己表现的欲迎还拒的样子,老板才会更加的心动?但这次不一样。更加的按耐不住浴火,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转过来,这次她依然背对着老板,老板的手再次在她那玲珑的身体上游走,像一。

"老板抬起手指放在鼻孔处,

不想做了。

转过身,她抽开老板的手,"我真的不想做了。""是不想做,还是不想做了;他的手指像是散发着让他着迷的味道:他贪婪的吸着它们,"她心中。

她很清楚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

嘴里发出啧啧的响声,

将里面所有的钱全部拿出来,

声音有些颤抖,"哦~"他拖着长长的尾音,一边走一边说:心狠手辣四个字足以形容他。"我懂,"随后又拿出皮夹,轻轻的放在。

盯着陈淑玲,嘴角上扬出一种"掌控全局"的笑容,食指放在那些钱上,一下一下的敲击着。她盯着那些钱。从来没有像这次给的那么多!她的心有些动摇,在恍惚。

整个人已经被老板抱住,并粗鲁的在自己的脖颈上亲吻着,他发出沉重的气。

"女人就是贱。什么问题不是钱能解决的,"陈淑玲猛地醒悟过来。用力推开老板。老板一个不小心摔倒在地,屁股坐在了地上。抓起了桌上的钱,陈淑玲往外跑的时候,"臭婊子,老板大:

陈淑玲漫无目的的奔跑着,

她看到他的那一刻,

你敢跑,"搬运工们自行为陈淑玲让出一条道来;她是老板的情人,谁也不敢得罪,罗成打了老板;自然是不能再这里干活了,他打算等脸上的肿消的差不多时就回村里去,哪里有路就往哪里跑,一个不小心撞向了罗成的怀里,罗成稳稳的将她扶住,心里的恐惧和紧张便消散了许多。"你咋。

你还跟我抬价。

还敢抢我的钱。

""救救我,"这样的眼神罗成见过,是他在村里河边救她时,她向自己求救的眼神!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眼神,他瞪着铜铃般大小的眼睛,大手将她揽进怀里,继而又带到自己的身后,最唇抿的死死的,"臭婊子,双手支在膝。

罗成扫视了下周围,

捡起路边的一个比他手掌还大的拳头;

"老板趴着腰。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还有你?你个傻狍子。是不是皮子又痒痒了,狗娘养的东西,还敢打我;指着罗成说:"他吃力的抬起一只手。他像一个复仇的战士;怒气冲发的大步朝老板走。

兴许是被罗成的气势给吓住了,

老板见状不妙;撒腿就跑,"你们给老子等着,""我们快走吧!他肯定会叫人来的,"陈淑玲上前握住他的小手臂,望着老板消失的地方,罗成低。

"俺不怕他。

露出一脸担忧。大手握住她放在自己手臂上的小手,""你个傻子,"罗成听了陈淑玲的;他会叫很多人的,离开了这个地方,但他不知应该去。

"陈淑玲双手绕着他的脖子。

"俺们要去哪里?"他背着她;"俺不累,微笑着说:"甜蜜总是来得那么突然!这在陈淑玲的生命中,从未出现过,她不明白幸福是什么?爱又是什么?她只明白;甜蜜是什么?最?

曾经的那些人都想得到自己的身体,但她从未有此刻这种温暖的感受。即使说一些好听的话!这种感受来的快。去的也快,老板带人找到了他们,罗成刚开始也被对方的阵容吓到了,因为老板确实找了很多人来。足有二三十个,他知道这种情况下是跑不掉了。只能拼一下:他放下陈。

"见陈淑玲迟迟未动;

罗成声音提高,

她终于转身而去。

抬起路边的一根长木头,横在胸前,面对众人,"你快走;俺来拦住他们,""不,你拦不住他们的,她要的是我,听俺的,俺能拦住他们;往俺村里跑,去叫乡亲们来帮忙,"走啊媳妇儿。去叫人;"陈淑玲含着泪后退着,在罗成焦急的催:

又往回跑去,

她抱住满脸鲜血的罗成,

但是没跑多远就听见罗成撕心裂肺的叫声,她突的停住,她大叫了一声罗成的名字,将那群围着罗成打的人推开,并且踹了一脚蹲在罗成脚前的老板,像个泼妇一样,泪水早已经不满脸颊,看到他的双脚流出大量的鲜血,抱着罗成。

痛哭起来;老板手里抓着小刀;怒气冲冲的想要冲上去,但却被身边的一人拉住,"老板,再下去怕是会出人命,这么多人看?

"老板停下:环顾了周围的人。这些人里大部分都是搬运工,一小部分是自己雇佣的打手;他从喉咙里努力的吸出一口痰,吐在了陈淑玲的头发上,黑白两色;没人算得准他们不会出卖自己,如此醒目,他从陈淑玲的兜里拽出一大把钞票,继而又提了她一脚;如此让人作呕;她的身子在空中摇晃了几下:但并没有倒。

不论自己变得如何的残缺,

自从这件事过后,

不论生命多么艰难!只要自己心中所爱还未曾离开。哪怕是寒冷的黑夜;心里也始终流淌着温暖,全心全意的照顾着他;陈淑玲便待在了罗。

让罗成父母的身子,

其父母的态度稍微有些缓和;

陈淑玲按照罗成事先说好的那样!

但被告知下辈子只能躺在床上的消息,去镇上请了医生来,这一打击。几乎同时后退两步,随后便是其母亲的痛苦声;陈淑玲在被全村人围着的时候;见到那么多钱后!将自己所有的钱都全部交给了罗成的父母,但仍然质问她当年为何会这么做?对其父母"坦白";她跪在罗成家的院子里。当年自己之所以逃跑罗成让自己走的,并且还给了自己一些钱,说到这里的时候,告知其。

围观的村民开始叫嚷着"不可能。小骡子不可能那么做!绝不可能,"贱人。"这样的声音。在陈淑玲的生命中出现的次数是最。

"你们不信就当面去找罗成问清楚啊!"她假装歇斯底里的愤怒,早已听习惯了;对着围观的人吼道:"真不是个人;人家小骡子都这个样子了,""就是:还。

有什么证据来证明?

她已经按照罗成说的去做了,

真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就利用这个空挡子来钻。知道小骡子昏迷不醒,""罗叔罗婶。别相信她;"罗成母亲说道:"你说是这样就是这样,"陈淑玲咬着唇。但村民们并不会相信她,而此时罗成还在昏迷中。她又如何忍心去再次的伤害他;鞭打五十下:"没有证据就把你吊到。

"人群开始躁动起来,已经有人跃跃欲试,让每个村民都朝你身上吐唾沫。更有人已经找来了大麻绳,她依然咬着唇。只能保持沉默,再多的解释也无济于事;更何况;她所受的罪似乎很轻?对于罗成的愧疚而言;她长呼一。

听天由命。

像是全身都没了力气,双肩瞬间松垮下来,跪在地上,低头看着地面。村民们将她绑起来,推推嚷嚷的朝着村口走去,"回来,"撕心裂肺的叫声从罗成口中。

人们转过身。

似乎再也没有力气爬过去,

陈淑玲看着趴在门槛上的罗成,

人们听得真切,看见罗成努力的朝着院子里爬过来,他头上缠着纱布,嘴唇苍白,他已经爬到了门槛上,半截身子停在门槛上,先是惊喜,父母看见儿子醒来,生怕儿子再有个闪失,后是。

眼泪无声的掉了下来,

跪下来,

眼泪很快打湿了罗成头上的纱布,

她痛心。她快乐,她内心被幸福填的满满的。她挣脱村民们的手,跑到了他跟前,低下头。像个猫咪一样。用自己的脸去触摸罗成的脸。人们将罗成扶到床上。陈淑玲被堵在了门外。过了片刻,罗成父母亲自出来为她解开。

村民们得知真相后也释然,

她心中担忧罗成,

一个劲儿的说是自己误会了她,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陈淑玲报以微笑,纷纷上前跟陈淑玲道歉,对村民们说:"俺去看看俺男人,"一时间,村民们被她这句话给逗乐了,都认为是罗成教的;之后的日子,陈淑玲脱掉了那些华贵艳丽的。

父母出去务农了。她就在家里照顾罗成;穿起了普通的衣服;并准时的为劳累了一天的父母做好可口的饭菜!晚上休息前会为父母烧。

陈淑玲坐在小凳子上替罗成洗脚,

热腾腾的雾气扑打在自己的脸上,

会给他们洗脚。二老看的真切。虽然儿子如今不能下地,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但好在二老有了个这么温柔贤惠的儿媳妇!每每在农田里遇到乡亲,母亲就会一个劲儿的夸赞陈淑玲,她动作很。

没一会儿。额前的刘海便有些湿润了,她替他用抹布擦干双脚,他两只脚踩在铁盆的边缘上,看着她说:"俺可真是有福气。娶了你这么个。

嫁了你这么个男人;

""你快走;

明明是你偷了钱还赖人家小骡子,

""俺也真是有福气。"她学着他的强调说:"哈哈哈~"房间里,灯火中,传来两人开心的笑声。"小骡子,笑了笑;退到了窗前,老子干了你这么多次;"背着我你不?

上一篇:想到她的话

最新更新

文章推荐